x

新农堂钟文彬:臣斗胆进谏,一号文件该说而没说的事

新农堂    钟文彬 2015-02-07 来源:新农堂

作为一个农业从业者对每年的一号文件都满心期待,但是看完又实在有些失望。作为国家最重要的工作指导文件,连续11年聚焦农业,但是每次在关键问题上,总是欲言又止,讳莫如深。听起来都面面俱到,用起来却无从下手。

笔者手贱,统计了一下。一号文件全文,“大力”一词重复11次,“强化”一词重复13次,“加强”重复42次,“加快”重复33次……笔者认为每处都大力,等于处处都没力,因为资源是有限的,与其撒芝麻一般使用,不如把他们用在刀刃上,关键处;与其让大伙解读来解读去,不如说得大白话些,比如说——

“注意,今年我们就要####啦,大家安排好工作!”(开个玩笑)

所以作为一名农业工作者,斗胆以及“冒死”进谏,说点草根的看法

【一号文件】失误一:“授之以鱼”,而不是“授之以渔”。

一号文件总有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潜台词就是“农民很多、很可怜”,所以出手往往就是扶持、补贴、增收……这样的情节很要命,完全忽略了中国人数最多,适应性最强的农民群体的创造力。做农业有公益的成分,但绝不是公益本身。很多农业政策其实是一种懒人政策,让原本有创造力的人变懒变穷,让很多的贫困县不愿摘下贫困的帽子,“反正国家不会不管我,我偷偷懒也没啥不好的”。

农业群体当下最需要的是尊严和公平,一个在市场面前更为平等的竞争机会,而不是一味的怜悯和受帮助。一个没有尊严的行业,任你给再多的补贴,也是不会有前途的。

【一号文件】失误二:就农业生产而谈政策补贴

只看农业生产而忽略市场结果,导致了农业生产者源源不断地生产过量的产品,但消费者却找不到一口健康安全的食物的结果。这和多年来我们的政策补贴都流向生产有很大的关系。流转土地,盖大棚,骗补贴……这样的行为不在少数,国家的政策补贴没有真正转化成农业的生产力。

所谓的量质并举,光喊口号是没用的。笔者觉得政策补贴不该仅着眼于生产,而应该在农业实际产生价值结果时同步呈现,与流通挂钩,与消费挂钩。没有消费价值的农业生产根本就不值得鼓励。

【一号文件】失误三:就农业生产而谈粮食安全

我国的粮食到底安全不安全,因为缺乏有效数据的支撑,我不敢妄加评论。但这是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全球的资源配置使得所有国家的分工效率最高。抛开贸易、忽略流通,一味用阴谋论来谈粮食安全,一定是不恰当的。

【一号文件】失误四:就农业生产而谈农业服务

很高兴在去年和今年的一号文件中看见了“农业服务”字样,作为新农堂这样的农业服务平台仿佛看到曙光,但失望的是服务的对象依然是“农业生产”。请问,农业生产为什么需要被服务?农业生产本身不就是在服务消费者吗?只谈农业生产服务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举例说,西瓜是生产出来了,运不出去,不还是一场空吗?物流服务重不重要?绝对很重要。那物流服务是不是农业?你若是要把农业局限在生产,那物流就不是农业,但你若是把农业看作是一个解决老百姓餐桌的行业,物流的重要性就不能不提。

再举例子,西瓜运到目的地了,卖不出去还是一场空。产销服务重不重要,销售终端重不重要,文件里有吗?

相反,如果把作用力作用在销售端、流通端,那么销端产生的价值就会反向作用农业生产,生产端的服务也会由市场自动配套。本文由新农堂钟文彬原创

【一号文件】失误五:就县域经济而谈农业品牌

很高兴在一号文件中看到了鼓励各地“名特优新农产品,培训知名品牌”“扶持发展一村一品、一乡(县)一业,壮大县域经济”,但不够突出,个人觉得此条应该单列,因为对于地方农业经济的推动实在太重要。此外,对于企业品牌只字未提,实在不应该。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企业品牌是区域公用品牌的基础。区域经济是方向盘,企业品牌才是发动机,双品牌的发展模式有待国家鼓励推广模式,笔者预计未来的中国农业品牌突围,这是最重要的模式。

一号文件还遗漏了两大关键词——“农创青年和电子商务”

第一,农创青年

农业这么多年没有变化,根本原因是从业者没有太大的改变。未来农业的从业者是谁?传统农民不要指望了,人家都已经近花甲了,身体透支,文化不足;大企业大资本呢,求利心切,没几个认认真真搞农业的,多数“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归根究底,农业要有活力,还是需要大量中小企业。那么中小企业谁来做?

农业创业青年。他们从乡村出发,来到大城市求学,长见识,学本事——他们具备改造农业的能力,尽管现在还需要历练;他们从世界回来,因为根在乡村——他们具备改造农业的热情,他们做这件事不单纯为钱,这和其他行业的创业完全不同。

说白了,他们是中国七亿农民的孩子,是中国教育培养出来的农二代。国家如何为这样的群体,制定对应的创业扶持政策,以及完善他们的配套,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谁来做农业的问题。

第二,电子商务

一号文件里实在不该没有互联网,没有电子商务。

聪明的阿里,将农村电商作为未来十年的三大战略之一,将电子商务作为城市工业品下行,农村农产品上行的通道,用互联网抹平城乡差距——包括生活上的差距,收入上的差距,信息上的差距,心理上的差距。以淘宝为例,2014年实现了近1000个亿的农产品电子商务销售,虽然对于整个农产品流通来说,小之又小,但是一号文件却没有看见这千亿背后的爆发力。

大公司做平台,创业公司做品牌,如今的农产品电商如火如荼,无不是在踏踏实实地解决三农问题。

有句话说得好,贫穷不是没钱,而是缺乏向这个社会获取资源的能力。而互联网恰恰给农村带来了这种能力,如果说PC互联网只是给农村带来了聊天和游戏,那么移动互联网却让农村人和城市人站在获取资源的同一个起跑线上,手机面前人人平等。

笔者以为:平等,尊重,自强,这才是三农真正需要的东西,而一号文件更应该该跳出农业来制定三农政策。

(本文由新农堂堂主钟文彬原创,转载请注明微信号pinpainongye)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sjxms 农世界小秘书,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职位;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