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聚土调查:中国黑斑蛙产业图鉴

农世界网     2019-10-17 来源:农世界网

“又一家网红蛙店开业了!”

在朋友圈里,每天都能看到类似的消息,一二线城市尤盛,三四线城市也纷纷跟进,这把网红之火烧遍全国,创业者蜂拥而至。

  牛蛙遇冷,价格已跌至4元一斤

在食客嘴里,黑斑蛙与牛蛙,吃法相似,都是一样的美味。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黑斑蛙和牛蛙的市场冰火两重天。  

2013年,牛蛙在消费市场大火,年产量15万吨左右,主产区集中在广东和福建。到2018年的时候,牛蛙产量已超40万吨,江西、安徽、湖南、广西也成为新兴的牛蛙产区。

这五年,是牛蛙爆发式增长的五年,也是国内信息爆炸,新一代年轻人成为消费主体的五年。“网红”这个概念在各个领域落地开花,各种层出不穷的消费概念成为流行。

牛蛙的正好赶上了这股东风,趁着这一波消费主力的年轻人爱打卡爱重口味的饮食特点,主打新潮、重口味的网红牛蛙餐馆大肆扩张,单品店爆火。

最火的“蛙来哒”在全国已有155家门店,同属蛙餐馆第一梯队的“蛙小侠”也有80多家门店,整个牛蛙市场一片火爆。

据媒体发布的数据,截止2018年2月,全国牛蛙特色餐厅数量超过2.2万家,比2016年同期则增长4443家。

10月16日,聚土网产地服务中心统计,全国牛蛙批发价格平均每斤4元左右,市场萎靡不振。这种萎靡的状态已经延续了大半年,对于牛蛙来说,坏消息远不止这一个,2019年是个困难重重的本命年。

因为大肆扩张和毫无规则的散养,牛蛙产业也遭遇了一次意料之中的严冬。

早在2017年,福建潮州就打响了牛蛙禁养的第一枪。随后,福建其他市县纷纷跟进,广东、浙江、江苏等省市也开启牛蛙禁养潮。

今年年初,牛蛙禁养潮达到顶峰,福建、广东全境禁养牛蛙。摆在这些牛蛙养殖场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改行,要么把养殖场搬向其他省市。

在牛蛙价格暴跌的同时,黑斑蛙市场却一片红火。

  黑斑蛙逆势上扬,12元一斤

武汉洪山区丽水路上,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海鲜腥味。武汉最大的批发市场白沙洲批发市场的水产区,正好毗邻丽水路。

水产区8号门最边上,整个武汉最大的黑斑蛙蛙批发档口——美村水产就坐落于此。

美村水产现场负责人叶为满就住在档口楼上,和两年前在江西做大理石生意的时候完全不同。档口的白天是一天中最闲的时候,整个白天唯一的事情就是坐在电脑前盯着楼下的监控,有客人上门提货才下楼。他一直在养精蓄锐,等待晚上的硬仗。

晚上九点左右,白天冷冷清清的水产区陡然热闹起来。丽水路上全是等着进入水产区的货车,水产区里,湿哒哒的腥味无孔不入。

叶为满从晚上九点开始就像陀螺一般,忙得团团转,来买货的客户已经围在了档口门前,只等青蛙从冷藏车上卸下来。然后拆封、分拣、客户挑选、称重、拿货走人,整个流程一气呵成。

现在是青蛙的旺季,美村水产档口,一天要卖出两万斤黑斑蛙,一年要卖出600万斤蛙。同市场的其他四家蛙档口,加起来每天也只能卖一万斤左右。

让叶为满比较开心的是,今年的蛙行情看涨,去年7-9元一斤今年基本都是10-12元一斤。现在,黑斑蛙的价格维持在12元左右的高位,和牛蛙今日4元的批发价格比起来,情况好太多。

今年,整个蛙市场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湖北掀起养蛙潮

叶为满在档口楼上盯着监控发呆的时候,离白沙洲批发市场110公里以外的仙桃市胡场镇荣庙村六组,胡勇军正在蛙田里给黑斑蛙投食。

胡勇军在仙桃经营着自己的青蛙家庭农场,100亩的养殖面积,比大多数的黑斑蛙养殖户的规模要大得多。

据聚土网产地服务中心调研,目前,黑斑蛙养殖以散户为主,养殖面积在20亩以内

每亩放小绿豆蝌蚪苗8-10万尾或者放卵20万枚,平均产量在2000斤左右,般在3月份放苗,7月份上市,一年只养一批。

和牛蛙一开始就走的人工养殖路线不一样,2015年以前的黑斑蛙市场,还是以捕野生黑斑蛙为主,养殖户很少,养殖技术也不成熟。

但湖北,对于水产养殖户来说,一直是个有神奇光环的地方。不管养殖难度有多大,湖北的养殖户总是能最快最好的创造成功案列。

每个夏天,都能在夜宵市场掀起热潮的小龙虾,大多产自湖北。在湖北潜江,甚至还开办了龙虾学院,专门培养小龙虾行业人才。

黑斑蛙行业也是如此,不管外面的养殖户怎么亏,湖北的养殖户却总能找到赚钱的打开方式。

随着人工养殖的快速兴起,养殖技术日趋成熟,青蛙的亩产量普遍提高。以前200多平方的池子最多养殖青蛙5000只,产成品蛙三四百斤,现在却能养两三万只,产成品蛙一千五百斤。

湖南益阳地区成为全国规模最大、最集中的黑斑蛙养殖区域,黑斑蛙精养面积已突破1万亩,近年来以益阳为中心在全国各地快速扩张,湖北本地的荆州、仙桃、黄石等地,掀起了一股养蛙潮。

2017年,正是养蛙最风靡的时候,胡勇军趁着这股东风把养殖规模从30亩扩张到100亩,每年能有20万斤的产量。

在胡勇军之前,早已有先行者抓住了机会。2018年2月,湖北荆州的蛙农龚述涵登上了央视,因养殖青蛙创业致富而得“青蛙王子”美名,他的青蛙养殖产量达到了20多万斤,年收入300多万元。

  养蛙潮的背后,是前人踩出的路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蛙声一起,田间的人们就容易产生一个集体幻象——会丰收。

实际上,现实生活总是坑多梦少,龚述涵当年在创业之初就曾踩过无数暗坑,当他筹集了资金、流转了20余亩地,正准备做起青蛙养殖的时候,蛙苗商贩高价卖给他的是满池的癞蛤蟆苗,等到察觉被骗后,蛙苗商贩早已不知所踪。

如果说龚述涵经历的蛙苗陷阱是小概率事件的话,段德瑞此前所经历的养殖技术乱象就是行业的日常。

2015年,“互联网+”正是当红的概念,人们对互联网深入各行各业充满展望与期待,年轻人皆以投身互联网行业为荣。

段德瑞却和大多人想得不一样,他决定逆势而行,选定农业作为创业基底,经过密集的考察以后,他发现青蛙养殖行业负面舆论很多,但已有少量成功案例,正是大展身手的时候。

2015年,也正是黑斑蛙行业最混乱的时候,养殖技术不成熟,全凭经验做事,但黑斑蛙又在卖场大火,大量既没经验又没养殖技术的创业者投入其中。

市面冒出大量打着养殖技术指导幌子的机构,靠谱的很少,大多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皮包公司,招聘几个农业大学毕业的学生,都敢号称科学养殖、包治百病。

当时,养殖成本平均7.5元/斤,有经验的能保证产量的养殖户基本赚钱,新手还是亏钱的多,多数是被忽悠进入这个行业的,除了技术不行产量没有保证外,还要支付高昂的种苗成本。

没挺过来的人,大多都已经离开黑斑蛙养殖行业,挺过来的人,大多已成为湖北黑斑蛙养殖行业的中流砥柱,段德瑞就是挺过来的其中之一。

因为不再信任市面上的养殖指导,他索性自己聘请了多名专业养殖技术人员,从蛙苗到养殖,形成了一套科学可行的养殖办法。

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黑斑蛙养殖市场的混乱。

从趋势上看,黑斑蛙养殖必然会越来越好,但从价格上来说,黑斑蛙的定价是不合理的,价格如过山车一般,每日一变,忽高忽低,杂乱又无序。

  黑斑蛙产业链的探索

“到底什么样的黑斑蛙养殖才是真正健康有序的?”

看着每天不断变化的黑斑蛙价格,段德瑞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怎样才能保证青蛙有质有量的前提下,又能让黑斑蛙的价格相对稳定,市场相对有序。

作为黑斑蛙养殖的标本地区,湖北一带早已脱离了其他地区养殖户对增产的渴望,在仙桃地区,很多养殖户已经开始蛙油的制作,蛙油可延缓衰老,女性美容市场对蛙油的需求非常大。

养殖户集群效应有了,销售渠道也基本建立了,甚至连黑斑蛙的延展性发展都已经开始尝试了,但湖北的黑斑蛙市场,还是处于无序的状态,甚至都没有一个叫得出名字的品牌出现。

市场价格因为养殖户出货的时间、数量,而产生相应的市场波动,但大多数养殖户们规模小,急于回本,根本没有办法形成稳定的同盟维持青蛙的价格。

段德瑞的选择是,拥抱科技的力量,在传统养殖业和科技化之间,果断选择科技化。

今年7月份,段德瑞和聚土网湖北产地服务中心达成合作,进行养蛙数字化,改造分拣仓,用科技的力量武装自己。

在市场上,蛙本来是有严格的等级的,多少重量是一级蛙,多少重量是二级蛙,都有严格的规定。只是市场混乱,行业默认规则被一点点消磨掉,搞得下游的餐馆收到的蛙品质不能保证,上下游互相不能信任,经常性因为各种问题扯皮而断掉合作。

改造的智能分拣仓,能够很好的控制黑斑蛙的品质,从销售端保证下游蛙餐馆的稳定。

立足于新的分拣仓,段德瑞自身也开始转型。去年,他在湖北黄石的养殖面积有800亩,今年,他主动砍掉了一半的蛙田,只养了400亩,把大部分精力转到了蛙苗、养殖技术和档口销售上来。

他想转型做一家黑斑蛙养殖服务公司,以点带面,把这种模式从湖北往其他地方扩散,希望打通青蛙市场的产业链,由熟人交易网拓展成重契约的成熟的市场产业链。

从前期的蛙苗、饲料、养殖技术的服务,到后期黑斑蛙蛙的销售,都全程介入。

武汉白沙洲批发市场的美村水产,就是段德瑞的得意之作。

他负责将青蛙养殖技术服务辐射到湖北以外的地区,掌握货源信息,叶为满负责档口的销售。每到一地,先放蛙苗,再推养殖技术,最后开档口收蛙卖蛙,目前已掌握了市场上40%的黑斑蛙货源。

而“美村水产”这块牌子,在市场上也有了自己的声音。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sjxms 农世界小秘书,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职位;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