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汪向东:地方发展数字经济应关注的要点

农世界网     2019-07-18 来源:农世界网

图 汪向东老师 朋友圈

今天,国家级陕西航天经济技术开发区和京东云,联合在西安召开”数字经济产业高峰论坛”。我应邀在论坛上发表了题为《地方发展数字经济应关注的要点》的演讲,重点讨论了以下8个观点。

  重视加强数字技术、数字产业的先导作用

数字经济,是数字技术驱动、数字产业支撑的经济。数字技术和数字产业对数字经济具有先导作用。当前,数字技术的创新方兴未艾,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5G等前沿技术不断发展,并应用于经济领域,使传统经济发生深刻变化,由此扮演着引领数字经济发展的发动机的角色。地方发展数字经济,须重视数字产业化,加强数字技术、数字产业的优先发展和应用,以发挥它们对数字经济的先导作用。

西安,理应努力成为我国西部数字经济的中心之一。我们主张各地都要因地制宜地发展数字经济。这里所说的因地制宜,尤其是指在数字产业布局和相关资源配置上要因地制宜,避免一哄而上。鉴于西安拥有特殊的区位优势,交通与信息枢纽和西北经济、金融、商贸、文化中心的地位,西安就更应义不容辞地肩负起西部、尤其西北地区数字经济中心的责任。

在此过程中,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是:西安要将自己已经拥有的知识密集和交流便利的优势,转化为创新密集的技术优势与经济优势,成为数字技术研发基地、数字产品制造业和服务业基地,从而,才能对西北和西部地区以及对全国,发挥强大的辐射带动作用。

  积极促进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

发展数字经济,在产业层面,除了数字产业化增量创新的一面,还有产业数字化存量转型的另一面。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其实也是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过程。

分析研究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个人认为,我们应当特别关注两类转型方式:一是B2B垂直网络的应用拓展;二是跨界竞争带来的转型。前者,更多是原有产业链参与企业和主体经济关系的互联网化;后者是新进入者以数字经济新”玩法”带来的冲击与改变,业内所说的”跨界打劫”、”降维打击”、”消灭你,与你无关”等,指的就是后一类转型。

传统产业数字化 转型的重点,在于传统产业业务流程的再造和运营规则的改变,实质是利益关系的改变。因此,实践推进中的难点也在于此。转型的动力来自内部和来自外部,情况是不一样的。在很多情况下,由于既得利益方所代表的既有产业秩序惯性的抵御比较强大,我们看到,更令人瞩目的传统产业转型,其动力往往来自外部,或往往从边缘革命开始。

动力来自外部的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方式,借助网络放大效应,常常对原有的产业运行造成强大冲击,带来一段时间的”混乱”和成本。地方在数字经济发展的政策设计上,对此也需要坚持鼓励创新和审慎包容的态度。

  实行”顶层设计+快速落地+不断迭代”的战略原则

国务院于2017年11月下发的《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对于全球工业互联网发展形势有一个重大判断,即“当前,全球工业互联网正处在产业格局未定的关键期和规模化扩张的窗口期”。基于这一判断,在战略选择上,”亟需发挥我国体制优势和市场优势,加强顶层设计、统筹部署,扬长避短、分步实施,努力开创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新局面。”个人认为,这不仅是对工业互联网,而且对地方发展数字经济,同样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我国开展信息化建设已有多年,在信息化建设中,鉴于这个领域创新密集、不确定性较多的特点,从来就有”想得要大,起步要小,进展要快”的战略原则。从需求和条件出发,着眼远大目标,做好顶层设计;从小处着手,快速落地,通过能力建设应用于实际,取得结果;对产生的绩效进行评估,进入新的循环,不断调整优化,不断迭代,积小胜为大胜。这是长期信息化发展的经验,也是下一步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选择。

  把发展电子商务放在重要位置

在数字经济的发展中,无论数字产业化,还是产业数字化,电子商务自始一直就是数字经济的核心内容。美国是最早由政府官方发布数字经济发展报告的国家,1998年美国商务部发表题为《The Emerging Digital Economy》(我的同事兼老友姜奇平研究员等人翻译,中文版名称为《浮现中的数字经济》)的报告,1999年发表题为《新兴的数字经济》报告,都把电子商务与数字技术产业发展并列,作为数字经济发展及其测评的核心内容。

电子商务之于数字经济而言,除了作为后者的组成部分不可或缺,还在于它是推动后者不断向前发展来自应用的重要力量。在数字经济发展中,电子商务以实际所实现的供求双方的交易呈现出来,体现的是客户的要求,是市场化的助推力量。这对数字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近年,业内有关于”互联网下半场”的说法,”下半场”指的是产业互联网,指的是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电子商务的角度看,这是由2C的网络零售电商的市场需求,向着2B深化,倒逼供给侧转型升级过程。地方发展数字经济,须重视发展电子商务,可以为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方向和动力。

根据中央财经大学等研究机构的数据,陕西近年的电子商务出现了加快发展的迹象,比如,2018年,陕西的电商综合指数在全国排在第十位,其中,电商规模指数和支撑指数排位居中,分别为第十六和第十四位,电商渗透指数偏后,排在第十九位,但电商成长指数排位第一。这是十分可喜的。

  地方发展数字经济,应高度重视乡村

地方发展数字经济,不仅要关注顶层,还要重视基层。正如没有强大的农业、美丽的农村、富裕的农民,就没有国家真正意义的现代化强国和民族复兴一样,不真正解决城乡数字鸿沟问题,数字经济发展如果不能惠及三农,地方的和全国的数字经济发展,也缺少坚实的基础。

两个月前,中办、国办联合发布了《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明确从目前到2050年未来30年的乡村振兴,要以数字乡村为战略方向,并对数字乡村发展的目标、任务和措施进行了部署。

国家对数字乡村的战略安排,让我们想起此前已开展多年的农业农村信息化,比如从上世纪90年代的”金农工程”,一直到目前正在推进的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和”互联网+现代农业”。实际上,今天及未来的数字乡村建设,绝不是撇开过去另起炉灶,而是过去多年涉农信息化的继续。就国家政策来说,未来数字乡村的前景是值得期待的,而这样的政策需要通过各地的具体实践落到实处。

  要聚焦关键补短板,形成地方优势

我们首先需要明确,各地发展数字经济在条件和任务上存在差异,国家以及某些地方为推进数字经济,要突破的关键制约和要补的短板,不一定适用于所有的地方。就西安来说,由于前面所提到的原因,我们建议,可在以下几个方面发力,以尽快形成地方的优势,发挥数字经济中心的作用:

一是在技术方面,西安有能力去聚焦”核高基”,即数字技术中的核心技术、高技术和共用基础技术;

二是在平台方面,努力发展综合性和产业互联网专业应用性的垂直平台,提高平台的综合能力,覆盖的广度和应用的深度;

三是在标准方面,可瞄准接口、架构、标识解析、安全等重要领域发力,积极抢占数字经济产业的”制高点”;

四是在基础方面,努力夯实数据、传感、数字化和网络化基础;五是在组织方面,重点通过龙头带动和中小企业用云,提高地方数字经济的组织化水平。

  创建开放平台和优良环境

任何地方发展数字经济,都需要有资源的不断注入,更不用说肩负成为数字经济中心责任的西安了。在各类资源中,最重要的资源是人才。我们注意到,前不久,正是西安率先出台人才引进政策,引起各地纷纷效仿。从某种意义上讲,西安打响了新一轮人才争夺战的第一枪。这也反映西安对人才的重视。

既然人才是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创新所需的最宝贵的资源,是地区间竞争的关键,各地都需要人才,那么,人才的竞争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在数字经济时代,人才还可以通过”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方式发挥作用。

在国际上有”数字经济之父”之称的Don Tapscott,认为数字经济是以”网络化的人类智慧”为基础的经济。人类智慧可以网络化的方式发挥作用,由此,除了前面所提的人才竞争方式之外,地方发展数字经济还应努力创建更有利于包含人才在内的资源流入和为我所用的开放平台和优良环境。而数字经济园区、基地等,可成为非常重要的载体。

  面向效果,不断提升人民的获得感

鉴于以往信息化的经验教训,我们在发展数字经济时,一定要把建设、应用、效果统一起来。在距今13前的2006年,我曾通过研究企业信息化和电子政务等,总结提出了”信息化不等式”的观点,被中国信息协会的《中国信息化》杂志列入当年的”年度发现”。

”信息化不等式”,指的是能力≠应用≠有效,意思是说,人们所建成的信息化能力,不一定能得到充分的应用,二者之差体现为信息化能力的闲置与浪费;而即使建成的信息化能力被应用了,也不等于可以获得所期望的效果。

比如拿现在农村电商扶贫为例,就算通过电商,农村网上交易额增长得再多,农村贫困主体如果没有增收,这样的电商应用也是无效的

数字经济的建设也一样,我们要面向效果重应用,并以实效来衡量能力建设的成败得失。

发展数字经济关系多元主体的利益,其中,说到成效,最根本的还是人民群众的利益,是他们的获得感

有了人民群众的认可和支持,地方发展数字经济就有了源源不断的动力。为此,地方在部署数字经济发展时,要做到长短结合,其中,选择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一些应用领域,努力取得成效,是非常重要的和必要的。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sjxms 农世界小秘书,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职位;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