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龚槚钦:全球工业大麻产业概况与发展前景

农世界网     2019-04-23 来源:农世界网

今天这篇文章,我们来探讨一个更加“刺激“的农作物 —— 大麻!

说起大麻,大家可能会想起去年10月17日加拿大实现大麻全面合法化的新闻。确实,娱乐大麻在加拿大合法化以后,给酒业和其它娱乐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就连可口可乐、科罗纳、喜力等知名饮料企业也按耐不住诱惑,纷纷携巨资入局。

随着娱乐大麻在一些国家的解禁,与其相关的新闻报道与科学研究也越来越多,我会在之后的文章中和大家分享。本文要探讨的,是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密切相关的“工业大麻”。

(注:以下文章内容摘自本人博士研究论文《无人化技术与全球农业经济范式革命》,如需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 图片出处:经纬中国

  什么是工业大麻?

欧盟等国家根据 THC 的含量,结合植物特征与用途,将大麻分为工业大麻(industrial hemp)、毒品/药用大麻(marijuana/medicinal hemp, 又称为娱乐大麻)和中间型大麻(imtemediate hemp)3 种类型。

其中工业大麻植株高大,枝杈少,纤维含量高,为栽培大麻及其他种大麻中 THC 含量较低的遗传变种,可区分为纤维型、种子型和种子纤维两用型。

[1] 工业大麻整株植物从跟,茎,页,花以及种籽,可以被加工多种产品,其植物纤维可以被用作制纸、纺织、可生物降解塑料、建筑材料、健康食品、动物饲料以及燃料的原材,在工业上有许多用途。

我国将工业大麻通称为汉麻(来源于英文hemp的音译)。工业大麻与娱乐大麻的区别在于致幻性,这一特性是娱乐大麻被列为毒品的原因之一。大麻中起到致幻作用的成分即是含有大量精神活性成分四氢大麻酚(THC)。THC 具有一 定的精神活性,被联合国公约列为“麻醉品”或“毒品”,对其采取限制、管制、 监察和检察的措施。

出于安全性考虑,近年来各国普遍采用欧盟委员会制定的统一标准,按 THC 含量,大麻可划分为三类:THC<0.3%,不显示精神活性,为工业大麻;THC>0.5%,具有明显的精神活性和滥用倾向,即毒品大麻;THC=0.3%~0.5%,精神活性较低,有药用倾向,介于工业和毒品大麻之间。

工业大麻 THC 的含量低于0.3%(干物质重量百分比),且含有极具药用价值的大麻二酚(CBD),可用于治疗抑郁症、癫痫等疾病,目前美国和欧盟批准上市的 4 种大麻药品均以CBD为原料。

考古发现表明,大麻的存在历史可以追溯到 6000 到 9000年前, 而大约 4000 年前,中国人才开始广泛种植用于食用与制衣的农作物。[2] 研究人员对这些作物中得以留存的考古标本进行了检测,化学分析显示这些样本中并不含有任何的 THC 含量。

大约在 3000 年前,大麻被引入印度后,一些植物的变异品种出现了,它们含有高含量的 THC,成为了当今的毒品大麻与中间型大麻。

在中国,大麻的种植由公安部禁毒局管控,近年来,我国已开发了云麻品种 1-8 号,已将云麻 1 号和云麻 2 号开发成为符合国际大麻标准的极低THC含量品种。

  工业大麻的市场价值及产业概况

2019 年 1 月 9 日 ,紫鑫药业公告其荷兰全资子公司 FytagorasB.V 与吉林省农业科学院签订了《工业大麻合作研究协议》,计划共同研究如何实现 “大麻品种的CBD含量达 10% 以上”。协议一出,紫鑫药业获得连续两个涨停。2月22日,紫鑫药业再次涨停,连续 10 日上涨。

2019年1月17日,顺灏股份全资子公司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收到曲靖市公安局沾益分局颁发的《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获工业大麻云麻 7 号的种植资质。公告一出,顺灏股份一字涨停。截至 2月 20 日,顺灏股份再次迎来涨停三连板,股价创出两年来新高。

2019 年2月19日,康恩贝集团云南希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 3 家位于云南的全资子公司合计获得 2.4 万亩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致使康恩贝的股价连续涨停两天。

工业大麻概念股涨停成为了资本市场的热议话题,油绿的大麻植株绿成为了股市红板的根源。随着农业种植、生物技术的发展与法律法规的逐步开放,工业大麻正在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新的产业热点。

工业大麻属于农产品,其产量高度依赖于种植地的气候条件、管制程度以及劳动力供给程度。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已有超过 25,000种产品是基于工业大麻开发的,包括汽车配件、家具、纺织品、食品、饮料、美容产品和建筑原料等。[12] 大麻纤维可制成许多高档纺织品,植株全杆可替代木材造纸、制造建筑材料。大麻籽可作为食品和饲料。

大麻籽榨出的油可仿用还可做为化工原料、燃料。大麻的根茎、种子等是上等的无毒涂料、上光剂和润滑油等的原材料。叶、枝梢、果壳又是良好的杀虫防病的土壤肥料。大麻植物含有 400 余种化学成分,可区分为大麻素族和非大麻素族化合物。其中大麻素族中最重要的提取物之一非毒成分大麻二酚(CBD)是治病良药,因其重要及稀缺,在国际市场上价格比黄金还贵。

CBD 具有抗炎、杀菌、 镇痛、抗焦虑、抗精神病、抗氧化、改善学习记忆、神经保护和减少肠蠕动等作用,可用于治疗厌食症、艾滋病、癫痫、多发性动脉硬化与帕金森病、预防心肌梗死、抑制神经胶质瘤细胞转移和抑制性激素分泌等。

欧美发达国家已经有相关终端产品 (药品、保健品、化妆品) 在市场销售。CBD 油是从大麻中萃取的天然成分,现在已经能在全美五十个州合法使用,并且可以出口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四十个国家。CBD 油不仅可以普遍用于营养品、护肤品、普通饮料和功能性饮料之中,这类产品还可以通过传统和直销等方式进行销售。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 2014 年,我国工业大麻的种植面积达 125601 亩,占比同年年度种植面积的0.005%。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共有包括中国在内的26个国家种植了工业大麻。

[6] 此外,截至2018年,美国 29 大州及华盛顿特区已经实现了医用大麻合法化;自2001年起,医用大麻在加拿大走上合法化道路,截至2018年7月,加拿大成为首个大麻合法化( 包括娱乐大麻 )的G7国家。

 [7] 其中,我国工业大麻种植总面积居法国之后,成为全球第二大工业大麻种植国家。黑龙江与云南省已经实现了工业大麻合法化。在合法化全面开放的前提下,未来工业大麻应用相对来说会日益更广泛,目前已应用到14个行业中。

▲( 图片、数据来源:Hemp Business Journal estimates, Global State of Hemp Report,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大麻产量 7.7 万吨,较 2015 年增长了 5 万吨,增幅达到 185%,为我国大麻二酚(CBD)的生产提取提供了充足的原材料。 目前,我国 80% 的大麻用于医药行业,主要以中药材行业为主,CBD虽然已经实现量产,但目前产能限制比较严重,下游市场还未打开。

[8] CBD 用于制药可对许多疾病有本质改善:厌食症、艾滋病、癫痫、帕金森、脑部肿瘤等等。欧美发达国家已经有相关终端产品(药品、保健品、化妆品)在市场销售。

CBD油不仅可以普遍用于营养品、护肤品、普通饮料和功能性饮料之中,这类产品还可以通过传统和直销等方式进行销售。目前,可口可乐等商业巨头或入局工业大麻,通过开发功能性大麻饮料寻求新的突破口。 

该领域,国内已有企业开发并生产了工业大麻功能性饮品,称为放松型火麻饮品,据称或有效改善头疼、失眠、意志低落等不良状况、增强脑活力、改善记忆力等功效。

[14] 工业大麻概念虽被市场热炒,但目前主要用于部分特殊行业以及出口,实际上国内的应用还没有大规模展开。工业大麻下游市场仍有待开发,但大麻商业化的机会并不稀缺。

▲ 目前已经宣布会应用工业大麻的品牌 (图片、数据来源:Tilray 年报,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 )

  工业大麻的种植与管理

工业大麻属于田间作物,一般 4月中旬到 5月中旬播种,播种时间与当地玉米播种时期一致。工业大麻种植以土层深厚、土质疏松肥沃的沙壤土为最适宜。粘性土壤排水性不良,容易积水导致大麻出苗差、烂根过早死亡。耕作层要求深耕、疏松,以增强土壤蓄水、保肥能力,满足根系发育的需求。精细整地,使耕作层土壤细碎、疏松,有利于出苗整齐、根系的生长和养分的吸收。田间管理方面底肥每亩施用农家肥 2 吨以上,需要进行中耕除草。

选种是培养工业大麻的第一步。 工业大麻共有 1500 多个独特品种,栽培者可以从这些独特的品种中选择,每一个品种都有能力生产一种大麻菌株,这种菌株有特定的大麻素和萜烯特征以及一

些其他特性。[19] 例如,CBD的大麻菌株可能具有很强的抗癫痫作用。在播种期,种植者需要在发芽与根茎生长阶段,进行栽培管理,避免长茎,致使植被失去被支撑能力。在播种期后的营业阶段,植株快速生长并开始显示性特征,栽培者需要摘除雄株、控制光照与植物的营养素摄入,抑制高浓度的活性化合物,最大限度地提高未经交配的雌花产量。

当工业大麻进入花期,大麻花与大麻花毛状体逐渐成熟。毛状体是分泌大麻素、萜烯和其他化合物的主要成分,通常出现在植物的整个表面,但在未交配雌性植物的花上浓度最高。第七个月时,种植者通常会在两到四周时间内完成收获,需从主茎上剪下叶柄,烘干叶柄和花以及修剪干燥的花。

栽培者每次收获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花的产量,优化大麻素和萜烯的含量。最后在两到八周的熟化阶段中,种植者会对干大麻花进行控制发酵阶段,发酵发生的条件以及发酵过程的持续时间都会进一步影响大麻花的香气、味道和大麻素成分。[22] [24]

在大麻种植的过程中,植物容易受到各种病原体的侵害,包括细菌、真菌、线虫、病毒和其他各种病原体。这些疾病通常会导致纤维质量下降、生长迟缓和植物死亡。这些疾病很少影响大麻田的产量,因此传统上工业大麻的生产种植不依赖于杀虫剂的使用。

并且大麻作物高大,叶厚,种植密度大,可以作为遮掩作物种植,以杀死坚硬的杂草。种植工业大麻可以帮助农民避免使用除草剂,获得有机认证,并实现作物轮作。[25]

综上所述,从对土壤环境、质量与病虫草害的防御性能来讲,工业大麻的种植从技术上来讲并不复杂。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大麻根比其他植物更能清除土壤和水中的毒素,已被证明能从土壤中吸收重金属,包括锌、镉、铅和砷。大麻吸收的二氧化碳是树木吸收二氧化碳的四倍,而生长时间只是树木生长的一小部分,还能够帮助解决气候变化等问题。[13]

  工业大麻产业前景

随着工业大麻的合法化进程,该新兴产业将在全球市场展露头脚。在工业大麻探索下游市场的前期发展阶段,挖掘上游产业价值种植环节,在大麻育种、种植、收割、加工及原料提取等农业、科研领域发力,提高产量及生物萃取等技术等将成为产业扩大化的发展方向。

就目前的国内环境而言,工业大麻的纤维加工与 CBD 萃取,以及上游种植环节,呈现以下态势:

纺织加工

工业大麻的纺织性能与亚麻非常接近,所以纺织加工技术非常相似。不经过检测,即使是最有经验的纺织专家也无法分辨亚麻织物和大麻织物之间的区别。在目前纯麻时装面料往往为具有高价值的利基市场而生产的,但该行业使用的纤维数量有限。

中国的纺织品加工能力总体上是非常先进的,发展大麻纤维加工技术将开辟一条新的道路,有利于大麻纤维融入棉纺织系统、羊毛纺织系统等,也有利于大麻纤维与人造纤维的混合,大力发展纺织技术将为工业大麻的种植带来乐观的产业前景。

CBD萃取

根据 New Frontier Data 的调研数据显示,2017 年我国 CBD 产品产值约为 3.6 亿元,约占国内工业大麻总产值的 5%;以工业大麻为原料的食品产业产值达到 5.1 亿元,约占国内工业大麻总 产值的 7%。2017 年, 上文提到,工业大麻萃取的 CBD 大麻素具有一定的医用价值,用于制药可对许多疾病有本质改善。

[20] 同时,大麻精华在化妆品市场中亦有需求,许多发达国家已有批量化生产相关保健品、化妆品等,我国的汉麻集团也已开发了相关产品,其市场潜在成长空间不容忽视。工业大麻的种子能够被用于绝大多数食品加工中,如鸡尾酒、饮料、甜点等,其种子亦可作为中药药材使用。随着人口老龄化及人口数量的不断增长,以大麻二酚为原料的产品应用将越来越广泛,行业的市场规模也将不断增长。

种植

工业大麻生育周期约为 110-130 天左右,每公顷收益超一万元,远高于玉米等普通农作物。就种植环境而言,云南是工业大麻最适宜的种植区域,拥有国内唯一具有产业化开发的品种资源和原料资源。

近年来,云南省的昆明、玉溪、红河、文山、楚雄、丽江、保山、 曲靖、西双版纳等十多个州、市的县乡均已开展规模种植。

目前,黑龙江和云南两省已具有合法化工业大麻种植资格,受益者越来越多的合法化种植区开放,工业大麻的种植将成为整条产业链的基础。气候适宜的丘陵、高地以及半干旱和贫瘠的土壤地区将有望被开发为工业大麻的种植地,当地农民将极大程度地从种植大麻中获益。

▲ 极飞P系列植保无人机管理工业大麻

  智慧农业与工业大麻

崭露头角的无人机技术

近年来,在农业领域,无人机的应用与发展迅速,植保无人机已经成为了智慧农业与精准农业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农业植保无人机的运行目的在于满足植物保护的需要,通过智能化的控制系统,提供精准的植保喷洒与标准化服务。

换言之,就是根据植物的生命科学体征,根据不同的病虫害发生状况,运用不同的农化喷洒与操作方式,为作物的健康成长提供解决方案。去遥控化操作,采取人工智能自动化驾驶的植保无人机逐渐成为了市场的主流,通过根据不同的环境、作物、以及气候条件,来规范、定制出的满足可持续发展需求的、精准而行之有效的植物保护方案,为无人机植保打开了市场。

此外,无人机在农田航拍建模、病虫害检测的应用也逐渐展露头脚。以极飞科技 2018 年发布的XMission多功能无人机系统为例,通过高清测绘与遥感监测,无人机能够解决标定农田边界、为植保无人机规划航线、对生产区域进行三维建模等需求,并且能够通过多光谱相机拍摄生成 NDVI 图像直观展示成作物长势与病虫草害信息,通过 AI 生成农田处方图,直接指导农事决策。

对于工业大麻的种植而言,无人机技术将成为种植与管理环节的重要工具。工业大麻是主根系作物,土壤以深厚、疏松肥沃的砂壤土质为宜,排水不良、积水都会易于导致麻苗烂根。此外,工业大麻的播种方法一般采用条播或点播,为方便管理,对播种的密度、出苗的整齐程度要求较高,如纤维用麻一般要求行距在 30 厘米到 40 厘米之间,株距在 3 到 5 厘米之间,而繁种或籽用型种植采用的点播法,同样要求在播种时规划适当的株距与行距,保证出苗的质量,能够最大程度地避免后续的移植或者间苗,便于田间管理。

[27] 根据以上信息,如采用机械播种,播种前通过无人机航拍建模,测算最优播种方式,将会大幅节省人力成本,并指导后续机械播撒的数据设定。而在作物管理环节,以极飞P系列植保无人机的离心变量喷洒技术为例,该技术能够将药液雾化至 90 到 300 微米大小的颗粒,相比传统农药喷洒方式,节约 90% 以上的水资源,在工业大麻农业药剂喷洒环节,除去无人机精准施药带来的人力物力节省,更加能够适应其种植土壤需求。

以上的诸个切合点为笔者根据工业大麻的种植技术与对无人机技术的了解进行的可行性讨论,具体的应用需要通过更加深度的农艺调查与技术实践判定。

工业大麻与农业物联网

农业生产中,每天都会产生许许多多的数据,光照、空气温湿度、土壤肥力、作物生长状况等等。建立农业物联系统,能够让农民看到、理解大自然传递的信息,做出科学的农业决策。

随着工业大麻合法化进程的进一步推进,大麻市场进一步细分,大麻的种植提产、产品加工与销售,将涉及农产者、上下游产业链、消费者与终端使用人群,农业生产的过程将不仅仅为产量、产值服务,而是需要从农作物的种植源头、监管、安全等方方面面进行诸多互动。

如何从源头建立农业生产规范,建立生产、加工、消费与使用的全线信任,是未来工业大麻产业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

从种植环节来讲,在工业大麻的栽培管理过程中,对长势的监测是重中之重。首先,大麻的施肥与追肥是视苗高而定的,大麻的间苗与定苗,都需要对植株高度进行严格把控。

其次,在大麻的种植过程中,植株的支撑能力尤为重要,需要及时进行定苗,避免长茎,并在植株快速生长且开始显示性特征时,及时摘除雄株、严格控制光照与植物的营养素摄入,抑制高浓度的活性化合物。这样才能做到最大限度地提高未经交配的雌花产量,实现增产,优化大麻素和萜烯的含量。

此外,工业大麻的播种对于时令与水利的要求颇高,对于气象的监测也将成为大麻种植决策的重要环节。 由此,科学的种植管理,即严格的信息把控与高时效性的种植决策,对于提高工业大麻的产量极为重要。[27]

在大麻种植过程中,实时关注大气环境与土壤环境,准确记录其生长的土壤和气象数据,严格监测长势,能够为预测工业大麻产量,使其增产增收带来决定性的影响,另,其整体过程的可视化也将对未来的终端消费产生影响。

利用农田传感设备、无人机以及卫星遥感等技术对大麻的生长过程、长势及周期进行全程监控,是建立完善的工业大麻物联网络的基础,硬件互联带来的数据共享与信息可视、可溯平台,将会成为大麻数字化种植、产业链监管以及提高产量、推动整体下游产业发展的重要基础。

建设“无人大麻农场”

在上文中笔者提到,农业领域劳动力的缺乏的问题已十分严峻。此外,工业大麻的种植过程对作物的长势监控与农事决策时机的把控,需要高度依赖种植人员的经验与时效性强的监测管理。

针对我国目前的工业大麻种植现状,以及上述数字化种植的未来发展方向,笔者认为,未来无人化大麻农场,将会在长远发展中大大节约工业大麻的种植成本。

专家的种植经验能够通过数据化模版,通过软件程式与硬件结合的方式,直接对种植过程中的水肥及病虫草害管理加以及时的调控。

通过利用无人化的设备,如农田传感器,无人机等硬件设备,结合农业 AI 的作物、环境检测及决策建议等,大麻种植将不再依赖于大量的人力监测,而是在关键决策层面,经由标准化的监测数据与通用模型进行决策提醒,再由种植者或种植专家介入,进一步推动机械指令执行或引入人力干预。

目前,“无人农场”这一概念已经进入实践阶段,据笔者实地调研了解,欧美部分国家已有农场正在试行无人化监管,例如哈勃亚当斯农业大学在英国成立的“Hands Free Hactare”,已经开始使用无人驾驶的播种机、收割机,并使用了广州极飞科技的植保无人机与物联设备,全面实现了对小麦种植、作物管理、植保与收获的无人化设备应用与系统化的物联监测。

在未来的工业大麻上游产业挖掘与智慧农业的发展中,“无人化”作业带来的劳动成本降低与科学的标准化种植规范,将从源头为整条产业链带来更多可能。

  参考资料

1. Michael Karus: European Hemp Industry 2002 Cultivation, Processing and Product Lines. Journal of Industrial Hemp Volume 9 Issue 2 2004, Taylor & Francis, London”.

1. Zhang Jianchun, Natural Fibres in China, Proceedings of the Symposium on Natural Fibres, pp.53-61

1. 《工业大麻与毒品大麻的区别》, http://www.hmi.top/knowledge/927.htm

1. 《50秒认清工业大麻与大麻的区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573b0bb0102xn1s.html

1. HEMP FAQs, https://www.votehemp.com/resources/hemp-faqs/

1. 《2015中国统计年鉴》,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2015/indexch.htm

1. 正在合法种植工业大麻国家:保加利亚、智利、中国、克罗地亚、捷克共和国、韩国、法国、德国、匈牙利、伊朗、意大利、日本、荷兰、葡萄牙、朝鲜、巴基斯坦、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瑞典、俄罗斯、叙利亚、西班牙、土耳其、乌克兰、奥地利 、加拿大 (数据来源:http://www.fao.org/faostat/en/#data/QC)

1. 《2019年中国工业大麻行业产量预测》,http://www.chyxx.com/industry/201902/715125.html

1. 《全资子公司收到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 顺灏股份涨停》,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2883943410211069&wfr=spider&for=pc

1. .《散户、机构一起上,傍上了工业大麻,珍视明母公司的股价涨疯了!》,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uper?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8495309302384522610%22%7D&n_type=1&p_from=4

1. Carpenter D., Legal Hemp In 2019 May Be A Boon For Stressed Out American Farmers,

1. Talbot, Geoff (2015). Specialty Oils and Fats in Food and Nutrition: Properties, Processing and Applications. Elsevier Science. p. 39. ISBN 978-1-78242-397-3.

2. Callaway, J. C. (2004-01-01). "Hempseed as a nutritional resource: An overview" (PDF). Euphytica. 140 (1–2): 65–72. doi:10.1007/s10681-004-4811-6. Retrieved 2013-03-13.

1. America’s First Hemp Drink - Chronic Ice - Making a Splash in the Natural Beverage Market".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Los Angeles. Vocus. 8 June 2011.

1. .郭鸿彦,杨明,谢晓慧等,《云南工业大麻产业化发展前景广阔》,《中国麻业科学》,2002

1. 《云南特色产业跟踪—工业大麻产业展情况》, https://www.sohu.com/a/236171778_806601

1. 《2018年我国大麻二酚行业市场规模现状与供给预测分析》, http://tuozi.chinabaogao.com/yiyao/11123O5292018.html

2. Barber, EJW (1991), Prehistoric Textiles: The Development of Cloth in the Neolithic and Bronze Ages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Aegea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p. 36–38, ISBN 9780691002248

19. D. Risula, and others, Saskatchewan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October 2009.

http://www.agriculture.gov.sk.ca/Default.aspx?DN=e60e706d-c852-4206-9959-e4b134782175

20. 李跃博,刘佳昆,杨子颉《工业大麻行业深度:政策逐渐放开,掘金万亿市场》,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

21.《工业大麻种植技术》, http://www.hnyx.gov.cn/c6972/20170330/i473335.html

22.”Nutrition Facts for Hemp Seeds (shelled) per 100 g serving". Conde Nast, Custom Analysis. 2014.

23. House JD, Neufeld J, Leson G; Neufeld; Leson (November 2010). "Evaluating the quality of protein from hemp seed (Cannabis sativa L.) products through the use of the protein digestibility-corrected amino acid score method".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Food Chemistry. 58 (22): 11801–7. doi:10.1021/jf102636b. PMID 20977230.

24.“Michael Karus:European hemp industry 2001 till 2004: Cultivation, raw materials, products and trends, 2005" (PDF). Retrieved 2011-04-20.

25.Reisinger, Péter; Lehoczky, éva; Komives, Tamas (2005-03-01). "Competitiveness and Precision Management of the Noxious Weed Cannabis sativa L. in Winter Wheat". Communications in Soil Science and Plant Analysis. 36 (4–6): 629–634. doi:10.1081/CSS-200043303. ISSN 0010-3624.

26.Zaytsev M., Hemp Is the Multibillion-Dollar Cannabis Opportunity Few Have Heard About, https://www.greenentrepreneur.com/article/311574

27.水木. (2013). 云南工业用大麻种植技术措施. 农村实用技术(8), 33-34.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ongshijie1 采访小助手,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和来意;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