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曾曾果园曾湘鹅|我卖掉上海的房在新疆种果园,换成2000亩的恐龙蛋,值得

农世界网     2018-07-20 来源:农世界网

曾曾果园创始人曾湘娥

“你给它打农药,它就给你有毒的果子;你给它喂膨大剂等化学药物,它很快就会烂给你看;你在秋季给它施氮肥和其它化肥,它很快就会在冬天被冻死,让你再也见不到果子。”

这句话出自十年前的景观设计师曾湘娥,也出自十年后的网红水果“恐龙蛋”的妈妈曾湘娥。

  不管有多久多长多难,种果树是最幸福的事

十年,87600小时;上海到新疆,3919.5公里。让曾湘娥放弃舒适高薪的工作,毫无经验一头扎进农业的,是一场前往新疆的旅游。

2006年,当曾湘娥踏入新疆的土地,第一个感受就是比想象中还要大,走几十公里都可能看不到一个人。给她更大的撼动来自三样东西——人、树、果。

原本是来旅游顺便看望朋友的,但是当她看到这片荒芜的土地上有许多汉族人,包括来自上海的一些知青,将生命扎根在这里,力所能及贡献着自己,她的内心很激动。

接着她在景点看到那些胡杨,生三千年不死,死三千年不倒,倒三千年不朽。眼前壮观的景象激发了她心底的热血,“我更爱这片热土了!”

而在她尝了一口当地的特色阿克苏苹果时,她完全被征服了。“怎么可以这么甜?”如果前两个震撼按照曾湘娥的说法是感性、带有情结的,那么这一口苹果,是撼动她最强有力的因素。

2007年,她认真去新疆考察了一番。“走,辞职,去新疆种果树。”作为唯一支持她的家人,她的丈夫陪伴她一起,花了100万买下260亩地。

一个果树种植小白,闯荡到人烟罕至的新疆,一买就是这么大一片地,心里慌吗?

“不慌。不懂就去问,一件事情我会问十个以上的农户,判断哪一种方法是适合我做的。我特别喜欢果树,它们每天都有变化,每天我都能接收到它们和我的互动,这是件很有情感的事。更够解决一个又一个果树的问题,我很开心。”

曾湘娥认为除了技术,生产管理也很重要,也就是执行力。也许对于一个问题不是很懂,但是别人讲了之后能不能执行到位?如果不能执行到位,整个果树的管理就会打折扣。

尽管曾湘娥在种植的事情上很投入,外界的一些遭遇还是让她很痛苦。

当时卖地的人看到曾湘娥的果园经营得不错,心里不太舒服。于是他不断地剥削,在卖掉的那块地上盖房子、种东西。为了反抗他越来越放肆的行为,曾湘娥打算建护栏。建护栏的时候发生了肢体冲突,受到了来自当地势力的不公平对待,“这应该是来新疆做种植遇到的最大的挑战”。

在前期的团队搭建中,曾湘娥有三个合伙人,主要负责上海的销售。但是到了后来,投资、运营方面的工作,媒体广告也好、做一些展销推广活动也好,他们是不参与的。曾湘娥想要有长远的发展战略布局,而合伙人表明了只是做一个生意,要以营利为目的。在价值观上发生分歧,曾湘娥无力说服,只能分道扬镳。

“到现在为止我们遗失了两车货。”第一车是早期物流还非常不完善的时候,拉了一车货走就再也不见了踪影;还有一车是中途出了一些交通状况,索赔不到。曾曾果园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了下来。

零碎说起前期的困难,曾湘娥并没有吐太多苦水,07年买地,09年才有产出,仅仅是苹果这么一个单品,她用了六年。

  曾曾果园的“加减乘除”

“加”——走出普通苹果,走向网红水果。

2010年,曾湘娥根据社会需求的变化进行了产品升级,开始做品牌。虽然苹果很不错,但是她开始思考,如何让更多的人吃到更美味的水果?

她有一套有趣的商业逻辑:有很创新的单品之后,能够让更多的人记住品牌背后的真正的意义,让消费者吃到安全健康美味的水果。

2012年她关注到了恐龙蛋,种植了100亩地,来试验这个品种适不适合在新疆生长,口感如何。除此之外还有优质水果西梅、红心苹果的加入。

恐龙蛋

恐龙蛋至少要5年时间才能看到收益,这5年时间里他们需要不断投入,过程中曾湘娥也会有很多问题:我到底要不要做一些推广呀?资金运筹行不行呀?

而今天的曾湘娥可以很坚定地告诉曾经的自己,这是正确的一步。在第三个年头,恐龙蛋的反响非常好,很多人都在关注着。“这对团队是个交代,我们觉得很有信心,未来触手可及。”

西梅

“减”——不要化肥农药,只要自然天成。

2010年的时候爆发了三鹿三聚氰胺、地沟油等事件,让消费者开始害怕食物,食品安全成了社会问题,大家对社会大环境有一种恐慌的心理。这使曾湘娥走上了有机种植的道路。

曾曾果园的所有水果,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不打蜡,不催熟,用天山雪水灌溉,施农家肥。为了保证土壤和果树的健康,曾湘娥还创新性地在每亩地养三只鹅,来达到除草、施肥的效果,保障生态链平衡。

“乘”——让更多的农户赚钱,才能输出更多好产品给消费者。

如今曾曾果园的合作农户有100户,总面积达8000亩地,其中恐龙蛋的联合地基有2000亩。

曾湘娥的想法是在未来十年里,以自己对市场的了解去影响更多的农户。一定是让更多的农户赚钱,带动他们致富,他们才有可能输出更多安全美味的水果给消费者。

“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恐龙蛋现在的联合基地只有两千亩地,我想的是三万亩地,然后我们把整个标准化做起来,那就是各方都受益。”

很多农户就很难做到农产品的标准化,而曾曾果园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种植标准化、产品分选标准化,他们的要求是不打除草剂,按照同样的种植管理方式要求农户。将自己的优势赋能到农户身上,是一步巨大的跨越。

“除”——不做C端专注B端,用风向标来指引道路。

曾湘娥步入农业是从源头种果树开始的,对于曾曾果园的定位是只做到B端。在早期的销售中走的是批发市场,而后转型给易果、天天果园供货,前三年这些渠道占据了总销量的30%左右。再到后来许多商超、微商来进货,她始终没有自己直接销售的念头。

“通常买方和卖方市场是对立的,我们不一样。我们在建立产业链的过程当中所有点都是针对消费者去做的,和买方市场是一致的愿望,哪怕是做B端业务,目的也是让消费者满意。”

这样的服务意识让曾湘娥在天猫开了旗舰店,但是这家店却有不同的意义。

“仅仅是因为想了解消费者的需求和内心发生的变化,同时想了解我们的零售价格,在什么情况下销量比较好,是一个风向标。”通过天猫店的反馈情况,她能够直接接触到消费者。

  如果不能像我一样来新疆

新疆缺什么?它不缺土壤和气候,不缺光照和环境,它缺人才。

曾湘娥对我说了这样一段话:成功是要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天时”就是我们的大环境,农业还在发展阶段,只要沉下心来、信念坚定,一定能孵化出一个优秀的品牌。“地利”,新疆本身就是独一无二的特色区域,土壤环境没有遭受过破坏,日照时间长,还有雪水灌溉,地理条件非常好。

条件艰苦的地方,曾曾果园目前也只有五个外来年轻人投身至此。而其实当年曾湘娥义无反顾投身新疆时,也不过30岁而已。这10年如白驹过隙,回报给她的是挂满枝头的果子。

今年她发起了众筹。

“现在的时间结点,大量收益是触手可及的,我想让更多对农业板块充满好奇、或者有一定情怀的朋友能参与进来,了解农业的发展环节和节奏。发起众筹是希望能将基地形象做得更好,影响更多的农户。做农业本身要熬5、6年才有产出,我们已经熬了5年了,现在参与就能分享我们的成果和喜悦,也希望通过分享让曾曾果园的品牌有更好的知名度。”

如果不能和她一样去新疆,这是一个不错的参与方式。当提起新疆时,能说上一句“我有一片果园在新疆”,也许是一件不赖的事情。

7月22日,新农堂携手曾曾果园在杭州市君尚国际大酒店召开【新疆网红水果发布会】,他们将带来优质的网红水果进行试吃,现场还邀请了全国重点和实力渠道客户、全国性的行业媒体、行业大咖等嘉宾参加,采用线下现场主题分享、论坛研讨+线上实时直播。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ongshijie1 采访小助手,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和来意;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