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龚槚钦:放弃沉没成本,考虑边际成本

龚槚钦     2018-07-09 来源:龚槚钦

大家好,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讲到,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我们因为有选择而有成本,所以成本是我们在处理资源的过程中产生的。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深入成本的核心问题,聊聊生产和生活中决定我们成本的一些因素,以及我们经常在成本问题中陷入的误区。

没有选择就没有成本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经济学概念:负面的感受和不可实现的选择不是成本,只有你需要放弃的最大代价才是成本。这两个概念看似容易区分,但我们却常常把它们混淆。

假设你打算把家里的3亩麦田用来养鸭。修养鸭场的过程会幸苦、流汗,但这些负面感受都不是养鸭场的成本,因为你没有放弃什么东西。真正的成本是什么呢?比如,你修了养鸭场,就不能拿来种地,那么种地所能产出的最大价值,才是你的成本。

当然,你会说,我可以将三亩地拿来盖高楼,高楼比养的鸭更值钱,所以最大成本是高楼。这肯定也不对。因为在农田里是不允许随便盖楼的,高楼属于不可实现的选择,也不能当作成本。现实中,成本通常是一个复杂而模糊的存在。成本的实际意义在于帮助我们进行价值判断,而不是直接指导交易。

思考一下,城市实行车辆限行的成本是什么?

沉没成本不是成本

日常生活中,我们常用“沉没成本”来表示做一件事情已经投入的资源和代价。而在经济学中,沉没成本并不是成本。这个概念理解起来也不难,但现实中却很少有人能做到不计沉没成本。

我们拿看电影的例子来说。假设你花30元买了一张电影票,你看了10分钟就觉得这部电影拍得不好,是部烂片。这个时候,你的30元票钱已经沉没了,不再是你的成本。所以你最应该做的,其实是当场离开。

但实际上你会发现,电影院里如果放了一部烂片,有多少人会在10分钟的时候就果断离开?大部分人都很难做到。

许多人在工作或者学习了一年多的时候,已经清楚地知道这个专业不适合他了,但是能够当机立断转专业、换工作的人又有多少?

这些人看似执着,但其实是把沉没成本当作了成本,并且被它们所绑架了。所以,当你清楚意识到,一个产品、一个职业不适合你的时候,因该迅速抛弃它们,避免真正的损失。

看到烂片时,你会起身就走吗?

用边际成本指导生产

经济学中,关于成本的另一个重要概念,就是“边际成本”。相比于沉没成本,边际成本的计算相对复杂一些,但是对于生产决策的指导意义却要大得多。

每当我们要作出决策的时候,总要问一个切中要害的问题,那就是我们还要投入多少才能得到预期的回报,这是边际成本的最初定义。如今,我们所说的边际成本指的是:每多生产一个产品,或者增加一项服务所要付出的代价。

比如你要买拖拉机耕地,品牌A是自动挡的,每台价格10万,每天能耕400亩地;品牌B是手动挡的,每台价格5万,每天能耕220亩地。如果两台拖拉机维护成本和使用寿命都一样,你会选哪个牌子?有人说,当然选B,因为买两台B和买一台A的价格一样,每天还能多耕40亩,更合算啊。

现实是这样吗?显然不是的。虽然你买一台B拖拉机的成本比A低一半,耕地能力比A的一半要多20亩。但是你之后每增加220亩,不但要再买一台设备,还要多雇一个拖拉机手。更别说开手动挡的拖拉机手要比开自动挡的工资还要高许多。所以等你买第二台的时候,就要好好考虑边际成本了。

购买农机时,你最看重哪一项成本?

我再给你讲一个真实的例子。去年我买了一台空调,因为当时是夏天,我一心想的就是制冷,所以花3000元买了一台只能制冷的空调,当时没有考虑到广州的冬天其实也需要制暖功能。

其实,当时我只需要多付1000元,就能买到一台既能制暖又能制冷的空调。但是我选择了3000元单一制冷功能的。到了冬天,我才发现了问题,我该怎么办呢?

我当然明白,沉没成本不是成本。但如果我要得到制暖功能,我就得重新买一台4000块钱有制暖功能的空调,而那台旧空调就只能1000块钱卖掉。从边际成本上看,我要获得这个额外的制暖功能,从夏天的1000块,变成了冬天的3000块。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我们在购买电脑和手机时,必须要考虑的内存大小问题等等。所以说,在不同的选择时间,边际成本也会发生变化

你是如何挑选手机内存的?

成本的概念之所以深不可测、千变万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它是靠我们想象出来的。在原始社会,人与人之间还没有交易的时候成本就已经出现了,比如一块木头,你用它来取暖,就不能拿来盖房子,房子和温暖互为成本。

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成本也从有形的物资更多地变成抽象的资源,比如确权成本、制度成本和社会成本等等。

所以,我们要学会用经济学的思维看待成本问题,不要只着货币成本,而是要学会发现每一个选择背后的全部成本。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还将再进一步,继续深入讨论成本的问题,挖掘出真正决定我们生产成本的终极因素。

希望能对大家从事农业,有所启发。

参考资料:《经济学通识》薛兆丰、《社会成本问题》(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3 (October 1960)、《经济学》斯蒂格利茨、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授权转载及企业报道,请微信 nongshijie1 采访小助手,添加时请注明公司、姓名和来意;如有具体作者来源信息,请在作者栏注明文章来源。授权后擅自修改文章内容,经查实后一律追究法律责任,并永久拒绝授权。凡来源于农世界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农世界网所有,文章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农世界网(nongshijie.com)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