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卢柏强:土地集中会使农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农世界网 2017-10-29 来源:

深圳诺普信董事长、中农药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卢柏强

  以下为演讲实录:

卢柏强:我就从相对微观一些的角度谈一个课题,《农产品的质量安全》,导致农产品的质量不安全是什么原因呢?关键是两个原因:

一,种田的农民用药不科学。多用了很多农药,或者是乱混乱用,这个问题非常突出。他可能是前两天才喷了药,今天就采摘,这是非常突出的一个课题。他不是按照间隔期来科学把握残留问题。

二,在近郊农业中,好比在我的老家东莞,可能周围都是工业区,工业区可能是电镀厂,跟它周边的那几块儿地种的菜拉到市场上去卖的时候就麻烦了,甚至是非常地麻烦。也就是说农田的面源污染,针对工业区周边(城市的周边),这个问题非常突出。

从前我自己懂农药,也懂农产品哪个安全、哪个不安全。我们知道比如说番薯苗总没问题吧,因为它生病少,用农药少,茼蒿用农药比较少,我们去买菜的时候会找到一些少用药或者说当季的菜吃。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自己不敢去买菜了,因为我不知道这个果菜是从哪块儿地出来,按道理98%的农地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就可能有1%、0.5%的地有问题那就难搞了。就算98%是安全,还有安心问题,没办法安心,不知道哪块儿没药,去买的时候没办法。

这个问题延展下去有人说,他在家里搞一块菜地种菜吃,有一些朋友是这样的,又从周围买了很多东西在那里种,自己找自己麻烦了,又带来不安全。所以这两大原因。

我们来思考农产品的质量安全问题,通常大家都是停留在讲、写、呼吁的程度,多半也是想着等待政府出手,是政府的责任。但是我觉得这个课题应该说跟每个人都有关,跟我们农商企业更加有关,应该说这个安全问题匹夫有责,我们一起可以做,而且是必须做好一些事情令这个问题得以解决,我想第一个要做好的应该说也是很有力的条件。

由于有了土地集中,带来了中国的农村社会未来面临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农业它有巨大的产业效力的提升机会,北方可能是上千亩土地集中,南方一带我相信比七八年前平均一户的种地面积大了十几二十倍,我把这个情况还摸过。

由于土地集中了,让我们能够控制农药,更懂得用农药带来可能。更加重要的是规模种植带来了责任感,如果今天提到我们的农产品要做品牌,工商资本进来了你更加要讲究这个,就一定会把好,不然就会砸品牌,我觉得这个事儿带来很大的机会。

第二个就是说,如何让种地的人更懂这个,减少30%、40%的农药使用量,也能够有这么高的产出,这个绝对是可能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央提出的这个叫做解决谁来种地的课题非常突出。

当然我们工商资本在这方面也大有可为,好比我所在的公司,可能两三千人,在地里头教农民怎么用这个药、怎么科学用药,关键是在病虫害刚刚起来的时候,能够把它解决掉,可以少用好几倍的药,每年我们这样的活动有五六万场,带动很多农民学会了这个,我觉得工商资本可以做的。

同样我们的农业资本也可以,好比在农业大学,我那里就是这样做,在许多的农业大学搞的奖学金,每年招六七百人教管理培训生,训练他,从100个大学生中找到两个愿意做农业、愿意服务农业、愿意一辈子服务农民的人,把他培养成能够服务农民的人,一路做起来;

我想十年二十年后,也许中国60%搞种植的领导者,都是经过这样的非常高水准训练出来的,中国农业现代化就大有可能。从这个情况来讲,我觉得农产品的安全就不一样。

第二个办法是,每一个城镇、每一个城市的政府应该带动工商资本、产学研,好好研究一下周边地的质量,有哪些是污染的,反正我们的城市绿化是不够的,绿化是越多越好的,GDP老增长不行,像我老家很痛苦,我老家是东莞,GDP增长很快,但是那里环境污染很糟糕,规划不好,这里是很大的机会。

还有两个要做的事情是,农产品出来以后进市场之前,有一个检测,这个检测如果普遍化、低成本化、简易化,我觉得也能够促进食品问题安全。

再一个是食品的追索制度,不是每一个人可以用药,应该要拉正才能用药,这是我们可以向欧美,特别是美国加州学习的地方。 谢谢!

如若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来源”我们尊重行业规则。
如果你也在创业,并希望自己的创业项目被报道,请 戳这里 告诉我们!

参与讨论

所有评论

热门文章

回到顶部